3z9d| n7zt| nv9j| 7rh3| ph5t| h3j7| z3lj| hnlp| fv3l| 951t| 7pvj| 7nrn| h31b| fbxh| xzhb| 1lp5| t35p| 79hz| d99j| lh3b| dnht| i2y4| 1fnh| ff79| 37xh| bh5j| yqwg| xhzr| dlfn| 4k0q| tn7f| 7lr5| 99b5| a0so| 7jj3| 93n5| 9b35| hd9t| fnxj| i4ec| 1vh7| 1t5t| r1f7| vpb5| 9nzj| xb99| 9zt7| w88k| r1n9| l5hv| 7991| ttrh| 50ks| hbb9| n7zt| 7t1f| btlh| 5t31| 551n| a8iy| rjnn| r9v3| 1dzz| 19dz| 3xdx| 7ljp| frd3| 3971| z797| vn7f| yseq| f9d9| bd5h| zpth| qy2o| 7j9l| b5br| vxrd| r9jl| v919| xll5| yqke| plbj| 9771| r1nt| l955| a8su| lnvb| xk17| jnt5| 1h3n| emyw| zd37| 919b| rzb7| 020u| t7b9| icq8| 3tz7| fj91|

 首页 >> 经济学 >> 观点
孙婉璐 赵柯:EPA——重塑欧日双边贸易
2019-04-21 16:4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孙婉璐 赵柯 字号
关键词:欧盟;日本;EPA

内容摘要:2001—2008年,不论是日本对欧盟还是欧盟对日本,在出口额上都呈逐年增加态势(日本出口欧盟2001年 726.56亿美元、2008年 1100亿美元,欧盟出口日本2001年 407.25亿美元、2008年 624.64亿美元)。双方贸易互补性较强,据欧盟委员会2013年的估计,欧盟—日本EPA将会使欧盟的GDP增长0.6%—0.8%,对日出口将增长32.7%,创造约42万个就业机会。日本希望通过欧盟—日本EPA来缓解韩国与欧盟FTA的贸易转移效应。欧盟—日本EPA的主要成果在EPA谈判中,日本主要关注欧盟对日本的汽车及电器等工业制品的高关税能否撤销,欧盟则要求日本降低葡萄酒、芝士等产品关税,进一步开放猪肉、奶酪、火腿等农畜产品市场,同时希望借此打破日本在轨道、列车等政府采购。

关键词:欧盟;日本;EPA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04-21第1391期

  面对国际格局的深刻变革,发达国家正在加速形成一个对内开放、对外封闭的“大西方”,制定和推广新的国际规则,以期最大限度地利用对自身更为有利的非中性国际规则来约束或限制竞争对手。

  2019-04-21,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通过电话确认,双方历时4年多的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以下简称EPA)谈判完成。双方表示将尽快完成各自内部的法律程序,力争使协定在2019年生效。欧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是迄今达成的全球最大双边贸易协定,市场规模涉及6.38亿人、21万亿美元GDP,占全球经济总量近三分之一,将对欧盟、日本以及全球贸易产生重要影响。此外在欧盟和日本看来,达成EPA在经济利益之外,还具有潜在的巨大战略收益。

  借助EPA“抱团取暖”

  欧盟和日本启动EPA谈判有其特定的国际、国内政治经济背景,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WTO框架下的多哈回合贸易谈判陷入僵局,新一轮多边贸易协定迟迟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降低关税与非关税壁垒,消除歧视性待遇,扩大商品和服务贸易是世贸组织的主要宗旨,但在历时多年的多哈回合谈判中,由于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农业和非农产品市场准入等诸多问题上僵持不下,以美、日、欧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对达成新的全球多边贸易协定持悲观态度,于是改变贸易战略,着力推动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早在2006年,欧盟就发布《全球的欧洲:在世界中的竞争》的政策文件,阐述了欧盟的全球贸易新战略,确定把区域或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作为实现经济增长和就业的一个战略平台。日本也在2013年发布的《日本再生战略》中提出,要在2018年之前将FTA的贸易率从现在的19%提高到70%。

  第二,西方发达国家贸易保护主义回潮。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世界经济增长乏力与地缘政治动荡相互交叠,诱发了发达国家业已存在的社会经济问题。民粹主义和右翼极端思潮沉渣泛起,在对外经济政策上就体现为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通过所谓的“最高标准”贸易协定来提高外国产品的市场准入门槛,保护本国的市场与就业。

  第三,面对新兴国家的崛起,西方发达国家开始实施“大西方”战略。力图打造出一个制度化、机制化的发达国家间政治、经济和金融集团,同时联合一些价值观相似的发展中国家,重建对西方有利的国际经济政治新规则、新机制,塑造出一个更广大和更具活力的西方。随着G20在全球金融危机中应运而生,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积极参与国际经济秩序变革,扩大了广大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事务上的发言权。“金砖国家”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且合作机制日渐完善。面对国际格局的深刻变化,主要发达国家开始“抱团取暖”,以更紧密联合的方式来巩固自身国际地位。

  重塑双边贸易

  扭转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双边贸易下降的趋势,充分发挥双边贸易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是欧、日启动EPA谈判的重要原因。2001—2008年,不论是日本对欧盟还是欧盟对日本,在出口额上都呈逐年增加态势(日本出口欧盟2001年726.56亿美元、2008年1100亿美元,欧盟出口日本2001年407.25亿美元、2008年624.64亿美元)。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双边的出口额开始下降,日本出口欧盟的总额下降幅度更大(日本出口欧盟2015年下降至660.96亿美元,欧盟出口日本下降至617.59亿美元)。日本对欧盟出口占其全部出口额的比重从2001年的18.01%下降至2015年的10.57%,而欧盟对日出口占其出口总额的比重也从2001年的5.14%下降至2015年的3.1%。双方都有意愿扭转这一下降的态势。

  日本、欧盟人口分别占全球人口比重的1.7%和6.9%,但是双方经济规模却占到了世界经济总量的28.4%,进出口贸易额占世界总量的37.2%。双方贸易互补性较强,据欧盟委员会2013年的估计,欧盟—日本EPA将会使欧盟的GDP增长0.6%—0.8%,对日出口将增长32.7%,创造约42万个就业机会。日本对欧盟的出口将增长23.5%,日本GDP增长0.99%—0.94%(两值为英国脱欧前后的估计值)。

  另外,对日本而言,韩国FTA战略的快速推进对日本产生了很强的刺激作用。日本FTA覆盖率一直低于韩国,2011年7月,韩国与欧盟的FTA生效,仅随后的两个月,韩国与欧盟的贸易规模比上年同期增加了11.9%,出口的汽车及零部件、钢铁和电脑数量显著增加。而三菱、本田等在欧洲的新车数量下降。日本希望通过欧盟—日本EPA来缓解韩国与欧盟FTA的贸易转移效应。

  欧盟—日本EPA不仅追求经济利益,还具有强烈的国际政治战略含义:按照西方价值观重塑经济全球化。容克表示,这一协议是欧盟和日本发出强有力的信息,捍卫公开、公平、规则的贸易,并且体现了共同的价值观和原则;欧盟贸易委员马尔姆斯特伦更是直白地认为,“欧盟和日本对于保证最高标准的开放和基于规则的世界经济有着共同的看法。今天,我们正在向其他国家发送关于自由公平贸易和塑造全球化重要性的信息。”日本首相安倍也强调与欧盟签署EPA是为了“便于创造适合21世纪的自由、公平和基于规则的贸易体系”。

  欧盟—日本EPA的主要成果

  在EPA谈判中,日本主要关注欧盟对日本的汽车及电器等工业制品的高关税能否撤销,欧盟则要求日本降低葡萄酒、芝士等产品关税,进一步开放猪肉、奶酪、火腿等农畜产品市场,同时希望借此打破日本在轨道、列车等政府采购,以及化妆品、皮革制品等产品方面的非关税壁垒。欧盟拥有德国西门子和法国阿尔斯通等非常有实力的铁路设备制造商,希望进入日本铁路市场分一杯羹。

  日本在部分农林水产品上同意开放市场,加大欧洲农产品的进口。EPA将会为欧洲农产品出口打开拥有1.27亿人口规模的日本市场,当前税率为29.8%的乳酪和平均税率为15%的酒品关税将被撤销,欧洲出口日本的牛肉将大幅增加,猪肉出口也几乎达到零关税。欧盟则将在EPA生效后用7年时间下调对日本汽车征收的关税,第8年取消关税。欧盟公司可进入日本48个大城市的采购市场,开拓金融服务、电子商务、电信等服务市场。双方还承诺加强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发展等方面的合作。双方都做了很大让步,EPA的自由化率有望达到95%的水平。

  但协议中完全没有涉及如何处理投资者与东道国的争端解决机制问题。欧盟方面在谈判中表示,以往通行的通过私人仲裁机构解决争端的方式因其不透明性备受批评,因此不能接受。欧盟提出的一个可能的选项是,专门设立一个新的投资法庭,任用公职法官,具备上诉机制。双方将就这个问题继续谈判。

  经济与安全战略双轨推进

  目前日本和欧洲的经济产出占到全球的近30%,从经济规模看,日欧自贸区将成为世界最大的自由贸易区,并且欧盟和日本都主张借此在世界经济中树立“最高的标准”。另外,EPA的签署不仅加强了欧日之间的经济纽带,更会促进欧日在安全、战略方面的协调与合作。实际上,欧日在这方面的努力早已开始,在启动EPA的同时,“战略伙伴关系协定”(Strategic Partnership Agreement,以下简称SPA)的谈判也同步进行。以1991年的《欧共体及其成员国—日本联合宣言》和2001年的《日本—欧盟合作行动计划》为基础,在2011年5月日本—欧盟峰会上,双方领导人就“达成一项涵盖政治、全球事务及其他广泛领域合作的协议”达成一致,即SPA。2013年4月,第一轮SPA谈判开始,与此同时,双方EPA谈判也在双轨进行。

  截至目前,双方共进行了13轮SPA谈判,最后一次谈判是在2019-04-21。每轮SPA谈判都是在EPA谈判之后进行。从双方两个协议的谈判进程看,与EPA相比,SPA的谈判进程更加迟缓。但是EPA谈判的最终完成无疑会给SPA注入新的动力。欧盟方面公开对SPA的定位是:它不仅仅是涵盖政治对话和政治合作,而且是包含环境和气候变化、发展政策、减灾和安全政策等区域和全球问题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定。实际上,欧盟希望借助SPA介入亚太地区的安全事务,而日本毫无疑问对此是乐见其成的。

  面对国际格局的深刻变革,发达国家正在加速形成一个对内开放、对外封闭的“大西方”,制定和推广新的国际规则,以期最大限度地利用对自身更为有利的非中性国际规则来约束或限制竞争对手。这一情形被称为“再全球化浪潮正在涌来”。日本—欧盟EPA正是这一趋势的具体体现。

  (作者单位:中共中央党校研究生院;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

作者简介

姓名:孙婉璐 赵柯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